乌龟

嘻嘻

私设很多
鲁鲁修是芭蕾舞者 朱雀现代舞者 现代社会设定,特别ooc特别ooc,注意避雷。

                                                     
                                  -序-

       诺大的训练室里只有鲁鲁修一个人在加练,落地镜里他舒展的手臂和腰身仿佛踏水的天鹅,踩着节拍起起落落。已经是傍晚,光从玻璃窗里漏下来给他抹上温柔的金色光晕,他就披着这光踮着脚尖穿插在光辉与阴影间安静的舞蹈。

       鲁鲁修不经意的抬头望向窗外,那个熟悉的栗色卷发青年还是在舞蹈室窗外,他背对着鲁鲁修,手里拿着的烟散出袅袅的烟雾来。他叫枢木朱雀……鲁鲁修想,和自己是同一届,现代舞系。各种大大小小的奖项拿了不少,也算是学校里的名人,想不认识都难。但他已经连续好几天都在鲁鲁修的舞蹈室外站着,也没见到他和谁搭话,不像是在等人,每次鲁鲁修来练习就能看到他。

        现代系的这么闲么……大把的时间用来站在芭蕾系舞蹈室外发呆?

        鲁鲁修摇摇头,像是要把这些繁杂的念头甩出脑海里。他拿起毛巾擦擦额头上的汗珠,默默把毛巾和水瓶塞进背包,转身出了舞蹈室。

        出门的时候鲁鲁修往朱雀那边瞟了一眼,他懒散的靠在墙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嘴里叼着的烟缓缓的燃烧,少许烟灰飘落在衣襟上,烟雾在他面前飘散开来,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鲁鲁修知道他一定在看着自己。

        鲁鲁修迅速的转过身去背对着朱雀,只是刚刚那一瞥自己就感觉呼吸都加速起来,下意识的拽紧了背包的肩带,手心迅速渗出细细密密的汗。鲁鲁修总感觉朱雀那虚无缥缈的视线仿佛有实体一般,像粘腻的触手像疯长的藤蔓,紧紧纠缠住鲁鲁修让他喘不过气来,似乎下一秒就会窒息。双脚沉重的无法挪动,鲁鲁修稍稍平复了一下呼吸,仓皇逃窜一般快步走进略显昏暗的过道。

       朱雀就那样透过烟雾安静的看着鲁鲁修离开,他视线一直紧紧粘在鲁鲁修瘦削但是结实的挺拔背影上,直到他消失在过道昏暗的光线里,像是被无尽的黑洞吞噬。

       烟头被随意的丢弃在地板上,朱雀抬脚碾灭了它最后一丝火光。风裹着略微炎热的气息吹过,有树叶孤零零的坠在鲁鲁修刚刚踏过的台阶上,朱雀凝视着那几片散落的树叶,抬头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空无一人的过道,就如同鲁鲁修还在过道里匆匆走过一般。

       他眼里埋藏那么那么多无法言表的情绪。他内心深处那些隐秘的慎重的无比重大但又微不足道的念头化成渴求的种子破土而出,抽出粗壮的枝干和繁茂的叶,疯狂生长。他看向鲁鲁修的眼神如同广袤海洋,那么平静却又暗藏波澜,像是要让对方溺亡在深深海底。